我在雪中看着你的车走远,默默地说“一路顺风”

李娜是济南医院职业病科副护士长、主管护师。2月6日,作为山东省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,赶赴武汉支援疫情防控工作。按照工作安排,她被安排到卓尔(武汉客厅)方舱医院工作。2月10日凌晨2点,李娜正式进入方舱医院工作,虽然工作不复杂,但是强度很大,要负责40多名病人的护理工作,不仅要负责他们的生命体征监测,更要负责他们的一切生活需求。李娜远在武汉,在济南的丈夫崔凯格外牵挂妻子。2月13日,崔凯偷偷写了一封书信,遥祝远方的妻子。3月6日,李娜出征一个月,她的儿子也用视频向妈妈说出心中的祝福。

李老师儿:

今天是你驰援武汉第8天,我们也在慢慢适应你不在家的日子,原来都是我整天出差,没想到现在反过来了。现在又是特殊时期,我天天在家担心出门在外的你,每天都盯着电话看你有没有发消息。你现在正式进舱工作了,听说很辛苦,我不敢随意打扰你休息。每每看到你偶尔发来的只言片语:“一切都好”“同事们好多发信息关心我的,我很感动”“今天院里给我发来了好多东西,可以好好吃晚饭了”“我今天进舱了”“我顺利出舱”……我也就放心了。

你记得吗?2月5日下午四点多,你打电话给我:“我要去武汉了。”特平静的一句话,我以为你在跟我开玩笑。你说:“真的,单位刚给我举行了出征仪式,今天晚上就走。”挂了你的电话,我把儿子叫到跟前“你妈妈刚才打电话说要去武汉出差,那里有很多人生病了,妈妈要去帮忙。”平时,我工作忙不怎么在家,咱儿那么黏你的,每天晚上你都要哄他睡的,没想到这小子比我心态还好,他眨了眨大眼睛“奥,那妈妈去多长时间呢?”“没说,估计你开学了,妈妈也回不来。”“时间这么长啊,那我想想送她什么东西。”你一进门,儿子就扑到你怀里,“妈妈,你要出门很长时间吗,会不会想我,你想我时就看看这个照片吧!”这小子嘴平时可甜了,可我的心里却只有担心。

那天,咱家这不大的客厅已经坐不下了,我看着你的同事们帮你一起收拾东西,防护服、日用品、衣服……这也让你带着,那也让你带着,好像要让你把家都带走。我在旁边也插不上手,可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感动。晚上九点多,通知说出发时间改为第二天早六点,她们才匆匆离开,也没来得及留她们吃晚饭,十点多同事又给送来出征用的统一服装和物品。等你回来,咱俩一定要好好谢谢她们。

那天晚上,咱俩都睡不着,你突然问我:“你说我能回来吗?”我心里那个难受啊,“必须的,当然会安全的回来。”我这人从来不善言辞,也不会说甜言蜜语,那刻真嫌弃自己的笨嘴拙舌。

临行的那一天早晨,医院同事们为你壮行出征,你走的时候儿子还没睡醒,你亲了亲儿子的额头就出门了。那天外面下起了小雪,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,我在雪中看着你的车走远,默默的说,李老师儿,一路顺风,健康平安!

李老师儿,咱俩已经认识20年了,我看着你从小女孩慢慢变成我的爱人,我儿子的妈妈。我太了解你了,虽然你遇到事情爱哭,可你内心坚韧,又有点倔强。虽然你面似平静,但从你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忐忑与不舍!我最懂你,你的忐忑是因为不完全清楚前方的疫情,深怕辜负了医院领导及同事的重托;你的不舍是因为此去尚不知归期,我和儿子成为你的挂念。但你没有忘记你的誓言,也没有忘记你的责任,背起厚重的行囊,毅然决然地奔向征程。

你用朋友圈的方式告诉大家平安到达,我那刻悬着的心就放下了,我不敢主动给你联系,怕打扰你工作,也怕频繁联系影响你的心情。每天,就只能在你单位的公众号了解你的动态,没想到你适应得倒很快,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。入舱的那天半夜出发时,给我发了消息和一张你的自拍,“我穿上了人生中第一个纸尿裤”,话语中透露着自豪,我看着你惨白的脸和参差不齐的发梢,满是心疼,“挺精神”“放平心态,防护装备要穿好”。第二天上午快11点,得知你顺利出舱,我的心才落下,我相信,慢慢顺上几天,你肯定没问题的。

你去武汉这几天亲戚朋友也经常打电话来,医院的同时也经常打电话或到家里来。对了,咱儿的空中课堂开课了,第一节是美术课,他画的是放大1000倍的新型冠状病毒,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“妈妈加油!武汉加油!妈妈早点从武汉回来!”我知道他想你了,我也想你了。李老师儿,你放心,家里有我呢,你一切以安全为重,安心工作,只盼你早日平安凯旋!

李老师儿,我爱你!

崔凯

2020年2月13日

(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徐佳 赵国陆 通讯员 闫真 报道)